等一個人,宛若沉悶的陰雲,漫長,無休止,終其一生,也只是為了那一刹那的相逢。多彩一襲襲等待,只是為了調色心花,怒放在眉心,山山水水而過,在夢的故鄉,春暖牛熊證收回價花開去蔓延,蝶舞鶯啼,蜂舞花香,催紅綻綠一程程,綠盈盈的漫過腳腕,等待馳騁心深處,你來了,我來了,緣份來了!
  
  等待,宛若青花瓷的靜候,靜默著,靜聽著,那千年聲音,呼喚起初始初窗,一種味道始終如一在心。品味那方明翠竹林,曾經有你的光陰,清香飄飄,思念立足中央,心音響過,一個你,一個我,天地間,綠擁著,落入念起的袖。等待蕩漾圈圈,惠臨修籬的小築,琴瑟相合,一切的夢境,是那山那水的奢望。
  
  等待,潑墨了春夏秋冬,寫下江山如畫,一幅錦繡,為念,為想,變幻了千萬,而只有一種色調,至始至終演繹著主題,眉宇裏讀相思,格外的沉重。時而如春款款細語;時而若夏依依浪漫;時而如秋幽幽清寧;時而若冬深深厚重。光陰卸妝,也為念,留存下一絲白,一縷靜,讓等待可以遊弋眸間,此情可待,不論何時!
  
  春天裏,等待悄悄抽了芽,心扉嫩綠了山水,調色一枝枝。清心中露著微情,姍姍來臨,等來了春風化雨,潤澤念想的小池,出了芽,開了花,鬱鬱蔥蔥一牆,又一牆。調色優纖美容夢的山水,合著愉悅的風,吹拂而過,花的波浪起伏,淡淡的芬香漫過彼此的日子,守候著,等待著水綠江南岸時,彼岸花會如期開放。
  
  春天般的等待,還未一攬眼底,夏的腳步,在嗅著的紙上,味道靜靜漂洋過海,加劇了思念。等變得那麼強烈,在朵朵花蕊中,散了一城香,風感應到了,雨聽到了濃濃的念,淋漓盡致一程程煙雨重樓。那蔥綠映襯下的五顏六色,別致萬般,風情萬種,都在等待的畫布上,歌舞翩翩,絮叨一瓢溫暖,念起,風起,雨起,花嫋娜!
  
  等待,時而若秋,曲終人散,退卻裝束,散落一地黃葉,清風過,瑟瑟涼,瘦雨薄念一波三折。等待的涼薄,湧入蕭暗的街道,那兒都是黯然。孤獨的站臺,形單影只,孑然一身,只是一個人的守望。庭院深深,黃葉冷,等若秋風、秋雨,賦予缺月了一份寒雪的遐想!
  
  當暖心的水沉溺,寒風瑟瑟,等待冷漠成冰,期望塵封成雪,走走停停,停停卡卡的站臺寂寥了無數日夜,守候一紙變為空白,等仿若冬。指間柔情演變成風雪無數,幾許願望成枉然,冰冷落寞襲來,淒淒目光,黯然脫髮中藥神傷,走不出的圍牆,漫無止境,何去何從,念微涼,少了方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