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份眷戀,一份凝望,總會透過時光的珠簾巡視你漸願景村行漸遠的輕盈的腳步。那一份源自心靈的黯然,在斑駁的歲月裏無法消瘦,更無法褪卻,若不是思念你,在這個繁華的塵世間,你總是讓我心緒裏寫滿思念,總是夢想著回到與你相遇的時節,雖然那個時節的花已寥落成滿地枯黃,我卻無法遺忘。我知道,那將是我一生永遠無法釋懷的滄桑,在你的生命裏肆意纏綿,這一世為愛,為你,我寧願一世枉然。
  
  伴些惆緒,像窗外的細雨飄灑,像雲,像霧,又像風。悄然讀懂你,就像婉約唯美的畫圈縈繞了旖旎,山水相依寫意就這樣讓人情不自禁,用淡淡的筆墨,續寫著相逢,用無聲的文字,承載著相惜,水墨洇開的時光,把那溫婉的情,婉約溫妙於指尖。
  
  歲月深深,凝眸微笑,無語嫣然,感動今生相遇的每一天,一份情,無論距離遠近,牽掛的這份心末曾改變,點滴的問候,寫在匆匆的歲月裏,心意濃濃,灑下滴滴曖墨,牽念願景村永遠在心,款款問候,綿綿祝福。
  
  輕倚一窗月光,在清風中微漾,靜染幾許蔥籠的時光,輕輕走過季節的悠長。今夜,就讓這紫色的夢幻輕輕流淌,讓這柔美如水的月光靜靜徜徉,讓這美若夢般的詩意緩緩生香。只想,掬一懷思念的香溪,豐盈在愛的花房,纏綿一份不老的癡情,相守這一世心心交融的暖陽。
   
  不知是鬼斧,還是神工,巍峨的一座大山被從中劈做了兩斷。大河在這裏轉了個彎,舒緩地流過。
  
  這是一個月光如洗的夜晚,我們蕩著一葉扁舟來到其間。幽穀中夾道風呼呼地吹著,吹在人的臉上,暖暖的,柔柔的。手掌感觸著那兩旁陡峭高聳的石壁,光滑縈繞在指畔,刺骨的冰涼傳到了心間。仰起頭,半壁上長滿了說不出名字的樹,還有手夠得著的蘿藤,倒吊著,黑壓壓一片。透過那枝葉間仿佛才能尋見一兩顆鑲嵌在碧空閃著幽光的星子。
  
  心愛的姑娘,就在我的身旁。也許是因為可怖於眼前的處境,她默不作聲,只是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看著我。一聲淒慘的猿啼劃破了沉寂的夜空,懸崖上夜棲的鳥雀們被嚇的“撲棱棱”四散而去,和著聲聲不太情願的哀鳴在幽長的空穀中回蕩著,回蕩著。我不由打了一個冷顫,本想放開槳,任我們的扁舟隨波逐流,然而我卻不敢了,我得快快地駛願景村出這段幽深,幽深的穀。